欢迎来到中国娱乐网

许嵩:从文艺少年到文艺青年 向文艺中年靠拢

http://www.yule.com.cn 2017-03-16 11:28:05   来源:中国娱乐网   

  许嵩:从文艺少年到文艺青年,向文艺中年靠拢

  “许嵩是一代人的青春”,这样的论断可能会有人莫名其妙,许嵩是谁?真的是周杰伦之后最有才华的歌手?前一段时间“网络歌手”本兮去世,已经有人感慨,其实像本兮、许嵩、汪苏泷、徐良等人,真的有非常广泛的歌迷群体,他们不同于之前一代的“网络歌手”,他们也不是时下的网红,但许嵩们的确曾经是“QQ音乐三巨头”,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再喜欢这个头衔。

  许嵩们已经用自己的努力“去网络化”,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“人气歌手”,不信你去看许嵩的微博,随便一条,哪怕是广告,都是轻松过千转发评论,说实在话,这样的成绩没有几个歌手能够做到。

  许嵩在去年推出了自己的第6张专辑《青年晚报》,他也过了而立之年,音乐越发做得成熟,因为不低的人气,代言也越来越多。近日,许嵩接受着调记者专访,谈及自己的三十岁,谈及“今年勇”,他显得很有想法,成功从来不是偶然。

  1.

  >>>青年晚报<<<

  三十而立,还是“三十而栗”

  着调去年出了专辑《青年晚报》,特别把“青年”和“晚报”融合到一起,是想传递什么讯息?

  许嵩这一张专辑是站在30岁这个角度上去看待一些事物,或者说做音乐的一些角度和利益,希望能够把这些看法如实传达出来。为什么我想到晚报这个词,就是像一份报纸一样———既有百态的生活,又是足够真实地去记录跟传递,然后又要有自己的思考在里面。

  许嵩《青年晚报》

  着调你不避讳谈及自己的年龄,古语说“三十而立”,也被变通为“三十而栗”,你是成就感更多还是恐惧感更多?

  许嵩:其实我觉得三十岁也不能说是一个什么节点,其实你32岁,35岁,站在每一年,只要你一直在经历,一直在思考,一直在做事情,那就一定是会有积累和收获。就像做音乐,或者说做音乐的相关的很多事情,都是一样,都是相通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慢慢去摸索,慢慢去挖掘到更好的自己。

  着调具体说你会有恐惧感吗?

  许嵩这个说起来有点沉重,但所有事情都是有得有失。就像在音乐这件事情上,你付出了时间,当然也就牺牲掉了比如陪伴家人。我是一个比较宅的人,如果没有演出和工作,都可能会选择一天在家,自己看书,自己做做菜,跟父母聊聊天,看看电视,这样去调剂生活。

  但是因为做音乐还是一个相对来说较为忙碌跟奔波的工作,所以还是会要放掉一些自己的休闲时间,好在也可以反过来看,有失有得。

  着调比如很快就到乐坛的颁奖季,你会恐惧拿不到奖得不到认可吗?

  许嵩:做歌手做艺人说得不好听点,其实都是过眼云烟,只是在当时那个时候自己会高兴,也是个小情绪。过去之后,其实也就过去了,回到工作中,你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写歌,每首歌每首歌地积累,奖项这些东西是一种锦上添花,没有也很正常。

  2.

  >>>出道十年<<<

  庆幸一直在探索和钻研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情

  着调你最早被大家传唱的歌曲是《玫瑰花的葬礼》,回头看也十年过去了,和那个时候相比,觉得自己有哪些改变?

  许嵩:那时还在读大学嘛,写歌唱歌只是业余爱好,因为我本身是在医科大学,不是音乐科班。当时有了歌就发到网上,不像现在要出一首歌还要深思熟虑,还要出版发行,那时候就是做着玩一玩,放到网上就是兴趣爱好。一首歌红不红,有没有争议,都是玩乐的心态,不像现在,写歌唱歌成为你的事业,或者说职业。现在十年过去了,庆幸自己一直在音乐的领域里,在往前走,在探索和钻研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情。

  许嵩《青年晚报》宣传照

  着调毕竟过了三十岁,回头看这十年,最想对自己说什么?

  许嵩:加油,继续好好干!哈哈。我觉得总的来说,我还是保持着一个比较青年的状态,不管是音乐创作,还是日常工作,还是应当说中间没有什么时间是在走弯路,没有完全停滞的时间,没有消沉的时间,一直都是继续把握住所有的时间去做事。所以我觉得没有任何要去忠告自己10年前,因为10年前我做的跟现在做的都是音乐,都是非常简单的一种状态和生活。

  着调2017年自己的工作重心是什么?

  许嵩:现在最主要的一个事情,就是在筹备3月份在上海的演唱会,3月份在上海是首场,然后全国巡回。所以这个阶段也是在密集地编排,曲目重新编好,跟乐队排练好,希望能够在3月份让这个演唱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  然后还有一首影视剧的主题歌,其实对于我来说,这个量也不算特别大,我在接洽每一个工作的时候也会去考量,跟自己的匹配度、适合度。

  
2017许嵩演唱会海报

  着调这么多年,你微博的互动率很高啊,怎么做到的?

  许嵩:因为我会做菜,哈哈。我觉得生活需要不断去切换自己的频率,才会得到一些乐趣。只做一件事情会乏味,但如果你总是在切换各种各样的事情肯定也会分散精力。所以还是去把握吧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感兴趣的事情就好。

  着调这么爱做菜,有一些粉丝调侃你是一个被音乐事业耽误了十年的厨师,那你喜欢粤菜吗?

  许嵩:我最爱粤菜,我是真心这样说,不会到了成都就说自己喜欢川菜,到了长沙就说自己喜欢湘菜。我只吃粤菜,因为我有很厉害的咽炎,所以只能吃清淡的菜式,哈哈。

  3.

  >>>雅俗共赏<<<

  要从中找到一些价值来超脱音乐作为职业这个属性

  许嵩在《雅俗共赏》中唱“满纸荒唐中窥见满脸沧桑”。

  着调你在歌曲《雅俗共赏》中唱“情节起伏跌宕让人向往,满纸荒唐中窥见满脸沧桑”,好像还是有很多故事才有这个感慨?

  许嵩所谓故事就是从文艺少年变成文艺青年,渐渐地在向文艺中年靠拢,每个阶段都会有每个阶段的一个状态和想法。如果你总是在重复,可能很安全——— 每出一首歌,还是熟悉的感觉,熟悉的味道,O K,那你自己从中获得了什么,你只是在做一件吃老本的事情,我觉得这样的话对我来说,唱歌就会变成一种职业,但是我得从中找到一些价值、一种意义,来超脱音乐作为职业这个属性。

  着调你写了《燕归巢》,又写了《今年勇》,想要“雅俗共赏”,可以娴熟运用“中国风”,在你自己看来“中国风”哪些地方吸引你?

  许嵩:可能是从小就会对古诗词包括古典书籍这些东西比较偏爱,很自然的就会去使用古典的表述方式;另外我本身非常喜欢民族音乐、民族乐器,我觉得东方的器乐最需要传承。大家都想着唱歌比较简单,你去选秀做明星来得快,但乐器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一天不练前三天的功力就没有了,是必须实打实没什么运气可碰的。

  我觉得自己可以去做一些这样的事情,也不是说有什么宏大的意义,不是说我就做了一首怎样传世的名曲,我觉得我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,但是至少我会去做一些事情,我也愿意花时间去钻研。

  着调像《今年勇》,也是你钻研的成果,哪怕只是一首代言歌曲,你是怎样用“中国风”去表现?

  许嵩:都会说“好汉不提当年勇”,很多人取得过成绩以后,很容易就会想要安于现状,保住现在这份成就,不太会愿意去走到一个不安全的领域。相反是一穷二白,白手起家,反而变得更有冲劲跟勇气去做一些突破自己的事情。

  《今年勇》我想送给一些取得过成绩,但是现在陷入了某种迷茫,在要安全还是要突破中徘徊的人。之前写过比较复古的东方风味歌曲,大部分还是柔情的舒缓的,或者是感伤类居多。但是这个毕竟是游戏广告歌,有热血的一面,在制作上就更加火热一些,阳刚气一些。

  《今年勇》是一首代言歌,但许嵩希望把它送给正陷入迷茫的人。

  着调所以雅俗共赏、亦庄亦谐是你的创作目标?

  许嵩:可以这样说。就像一个人独处是比较认真跟悲伤的,显得沉闷。我平常独处会占据相当的生活空间比例,我不太喜欢热闹的氛围,或者说过度的社交。那更多的时间,我还是回归自己的内心。

  自己在什么样的阶段,有什么样的经历,就去创造什么样的音乐。给人的感觉不管懂或者不懂,懂很好,不懂也OK。

新闻表情